综合
当前位置:
首页>
综合 >>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攻坚克难 书写高校扶贫奋进之笔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攻坚克难 书写高校扶贫奋进之笔

发布时间:2019-12-03 11:28:15     阅读:(3440)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国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决定性进展和历史性成就。在今年9月30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招待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正在走向历史性的终结,并在人类发展史上书写了一个伟大的传奇”

扶贫教育肩负着保证义务教育“两不担心三保证”、“五位一体”的重要任务,发展教育,一批脱贫,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教育部深入研究和落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它在通过教育消除贫困的运动中取得了坚实的进展。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教育扶贫政策体系、投资体系、项目体系、资金体系和保障体系。它组织和动员了整个教育系统共同努力克服困难,在促进教育部门扶贫、在指定地点连接滇西和在指定地点帮助穷人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果。其中,直属高校定点扶贫是教育扶贫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扶贫的重要“生力军”。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在力量配置方面,自2012年以来,根据中央政府的统一部署,44所以综合类和理工科为主的直属高校承担了44个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县的定点扶贫任务。根据教育部联系滇西边境地区的工作计划,教育部直属的22所高校承担了滇西扶贫的特殊任务。2019年,教育部会同国务院扶贫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充实教育部直属高校指定扶贫劳动力的通知》。十九所新大学采用了“1 1”模式。一所承担指定扶贫任务的直属大学和一所尚未承担扶贫任务的直属大学联合指定贫困县,江南大学协助其他中央单位完成指定扶贫任务。目前,中共中央直属的75所高校都全力以赴与贫困作斗争。省级高校也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的全面领导下积极参与扶贫工作。

第二,在工作任务方面,党中央直属高校认真落实中央政府扶贫定点工作总体规划。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央单位定点扶贫工作的指导意见》的要求,扶贫被列为第一政治任务和当前的重中之重,全校对定点扶贫工作给予了有力的推动。在指定的扶贫县开展深入调查,加强工作指导和监督检查,选拔高级干部,安排强有力的临时职位,帮助制定和实施扶贫计划和年度扶贫计划。2018年,直属高校领导赴指定扶贫县进行了3394次调查(其中66次由学校领导进行),进行了131次监督指导,选拔了139名临时干部和55名村支书。充分发挥优势,创新帮扶形式,将高校人才、科技、资源优势与贫困地区短期扶贫相结合,向贫困地区传播先进理念、人才、技术、经验等要素,促进扶贫、智力、雄心相结合,使扶贫具有可持续的内生动力。动员全校,动员校友和社会资源,引导各类资金和管理要素聚集到指定县,开展多种特色的创新扶贫项目。

第三,在组织领导方面,要加强动员部署,召开直属扶贫工作年度推进会议,落实中央扶贫决策部署,分析形势,总结工作,确定重点,全面推进扶贫工作目标。为完善这一体系,教育部于2013年发布了《教育部关于做好直属高校目标扶贫工作的意见》,2019年发布了《教育部关于做好新时期直属高校目标扶贫工作的意见》,加强了工作指导,明确了直属高校目标扶贫的“规定行动”和“可选行动”。加强示范引导,组织四届直属高校典型案例评选活动和两届省级高校精准扶贫评选活动,举办三届教育扶贫论坛,示范实施“学习李保国同志先进事迹、教学服务团队走进贫困地区”、“非遗产扶贫”等活动,引导高校相互学习,探索高校多元化扶贫路径。加强理论研究,每年组织开展直属高校扶贫干部扶贫项目,巩固和形成高校扶贫理论成果和实践模式。为增强各高校主要领导作为扶贫第一责任人的意识,各高校成立了扶贫工作领导小组,开展专项研究,推进扶贫工作,协调各种力量,形成扶贫合力。

第四,在压实责任方面,直属高校要签订和履行年度定点扶贫责任,并提出六大指标“6 200”的底线任务要求。从2018年责任书完成情况来看,44所直属高校共投入援助资金1.38亿元、援助资金13.18亿元、基层干部23400人、技术人员37300人、农产品销售1.23亿元、农产品销售3.27亿元,均超过目标。从2019年签署的责任书来看,所有高校都达到了底线目标。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统一安排,直属高校指定的扶贫年度考核工作已连续两年实施。通过评估,鼓励先进,鼓励落后,深入找出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评估结果已反馈给高校“一对一”,整改工作得到加强。并非所有的学校都有“差”的分数,“好”和“好”的比率处于前列。2018年,国家、省、部级媒体公布了459个直属高校扶贫突出案例,15所高校获得国家或省扶贫奖。到目前为止,44个指定扶贫县中有20个已经脱贫。

总的来说,各高校都把扶贫工作作为服务国家、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重要阵地,作为贴近基层、了解人民感情的重要渠道,作为扎根中国、办好大学的重要途径,作为培养和培训干部、转变工作作风、勇于拼搏、克服困难的重要途径,逐步形成具有“大学品牌”特色的扶贫路径。

首先,关注教育以帮助穷人,促进当地教育以弥补短缺。高校通过加大人力、财力和物力投入,帮助贫困县改善教学设施和设备,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育教学水平,建立助教、教学支持团队和实践基地,帮助战胜贫困。例如,清华大学建立了一个通过教育扶贫的远程教育平台,并开展了远程教育和面对面教学相结合的教育和培训。先后建立了1100多个县级远程教育站,其中国家贫困县550多个,受训人员240万人。南开大学帮助甘肃省庄浪县建设了29个“公共能源”优质教育发展教室,并升级和配备了创造客人的教育设施。已基本实现乡镇小学全覆盖,后期将逐步实现乡镇中学全覆盖,让更多贫困学生接受最先进的教育和技术。

第二是加强智力以帮助穷人,并为克服贫困开药方。高校通过发挥智库和智囊团的作用,适应指定贫困县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注重城乡规划、产业发展、资源利用、生态保护等。,开展扎实的调查、论证、研究、推广、培训等工作,为地方党委和政府提供咨询服务、智力支持和人才支持。例如,西北农林大学和陕西省合阳县联合实施了“三组一队”(优秀人才先锋服务队由秘书帮助组、专家教授帮助组、研究生帮助组和合阳县本地人才组成)。自2018年以来,共实施项目52个,投资600多万元,培训贫困专业技术人员10,000多人次,引进动植物新品种90多个,带动有备案卡的贫困家庭1,688户,带动贫困人口8,000多人。华南理工大学为云南省郧县创建了“1 5”五位一体的全球规划,构建了“三力驱动”的扶贫链造血机制,着力打造“郧县健康生活”的整体形象,开发了“15”全球旅游规划包。预计郧县在2025年将有1000多万游客。

三是开展健康扶贫,提高医疗水平,造福民生。相关高校充分发挥医学学科、专业和附属医院的作用,帮助贫困县改善医疗卫生设施和条件,为医务人员提供培训、巡回医疗、远程医疗等。提高当地医疗服务能力。例如,复旦大学通过支持设备、医疗团队部署、专家教学、在职培训、免费咨询和远程医疗,在云南永平建立了“三维”卫生扶贫体系。选择7组36支医疗队留在永平,设立5个专家工作站,启动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形成可复制推广的工作模式。四川大学以自身医疗资源为基础,结合公益性力量,重点关注西部贫困地区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治疗中的难点环节,开辟绿色通道,充分整合大数据资源,实现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全生命周期管理。已筛查25000多名儿童,筹集3000多万元救助资金,免费治疗1200多名先天性心脏病儿童。

第四是通过科学技术促进减贫,培育新的工业发展形式。高校充分发挥学科优势,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促进种植业、养殖业、手工业、农产品加工业等传统产业的发展和升级,培育和发展乡村旅游、中草药、民族文化产品、民族传统技能等特色产业,形成新的经济发展形式,有助于脱贫致富。例如,华中农业大学探索了一种具有农业大学特色的“六位一体”产业精准扶贫模式。六年来,学校组建了29个教授团队,设立了39个重点产业研究项目,投资888万元。为湖北省建始县培育了泾阳鸡、魔芋、猕猴桃、茶叶、玉米、山菜、果酒、甜柿、枸杞、冷水鱼等10个优质特色产业。2018年,工业总产值达到15.62亿元,其中5项规模超过1亿元。贵州大学集中了全省12个特色优势产业。它通过科学技术和学校与农民的结合,共同努力消除贫困。它推动了“医生村长”计划。在全省建立了70多个示范基地,培训了5万多名农民和技术人员。它已经使10多万农民脱贫,并通过辐射致富。农业总产值累计增长近71亿元,辐射到贵州省14个特困县和20个特困乡(镇)。

五是加强社会扶贫,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高校充分发挥社会交流特别是校友的作用,对贫困县的区位特征和资源禀赋进行专项研究,为地方特色产业和优势产业的发展提供全方位支持。通过投资促进活动、信息服务和电子商务平台,帮助指定扶贫县扩大产品市场,建立产品品牌,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例如,厦门大学资助宁夏隆德县“康业扶贫工业园”(校友企业投资5亿元,工业园规划占地1000亩)。为园区企业提供科技咨询和技术研究支持,引进校友企业入园,建立“宁夏马铃薯食品研发示范基地校企共建”,提升产品,促进贫困劳动力就业。中南大学帮助湖南省江华县大力引进企业,以“公司农民”模式发展大规模种植和林下种植,做好农副产品深加工工作。建立“农村电子商务创业孵化基地”、“农村电子商务培育养殖合作基地”和“杜尧精品”电子商务平台,培养人才,加强包装设计和物流配送,拓展销售市场,实现偏远农村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机联系。

六是创新工作模式,组织专项扶贫活动。2019年,将有122万高校师生和23.8万创新创业项目深入革命老区、贫困地区和城乡社区,连接74.8万农民和2.42万企业,签署合作协议16800多项,经济效益约64亿元。共设立公益基金480多项,资金规模3.6亿元。为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专项活动,2019年将选择239支大学生队伍,在“三区三州”等242个县(区、市)345个贫困村开展活动,进一步巩固扶贫成果,确保普及工作正常化。启动“科技扶贫研究院”,探索高校科技支农新途径,开辟农业科技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到目前为止,全国科学院联合会已在全国建立了127所科学院,累计示范面积1000亩,应用技术5.6亿亩。它为农民举办了1 470次培训班,培训了68 800名农民,并为农民编写了229套培训材料。

接下来,教育部将深入研究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和要求,部将认真发挥直属高校定点扶贫的主导作用,督促直属高校把定点扶贫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提出符合关键任务要求的推进措施、工作强度和工作作风,坚持严格要求,扎实工作,全力帮助定点扶贫县完成扶贫攻坚任务。

一是探索和推广高校扶贫群体模式。随着扶贫工作的深入、任务的不断完善和形势的发展变化,扶贫工作也应有新的组织形式、方法、措施和目标要求。下一步,探索高校区域集团、集团和联盟的共同努力,切实做好下半年高校“优质、全方位、立体化”扶贫工作。加强高校间扶贫工作的合作与交流,结合贫困地区的需求,聚集部分高校的学科和专业优势或优势互补,使贫困地区产业做大做强,完善和巩固优化后的产业链,打造高校扶贫新品牌。

二是加大对高校扶贫人才和科技服务的支持力度。目前,消除贫困已经进入攻坚攻坚的冲刺阶段。它需要更多的人才和更多的科技创新。加大高校扶贫人才的智力贡献,组织和引导更多高校专家和人才关注扶贫事业,投身扶贫产业,及时总结、提炼、学习和宣传扶贫工作的科学理念、优秀做法、有效途径和典型经验,形成一批扶贫理论成果和实践创新案例。加大对高校科技成果的支持力度,推进《促进高校村科技创新规划(2018-2021)》的实施,积极推进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从工业扶贫向产业振兴转变,帮助建设新产业,完善产业链,拓展农业功能,发展新形式。完善高校社会动员机制,引导和规范高校扶贫和农村振兴专项志愿者队伍等社会扶贫力量建设,有效补充高校扶贫和农村振兴工作队伍。

三是促进高校扶贫与农村振兴的有机联系。为防止贫困回到重要位置,高校应继续完成贫困县解困后剩余贫困人口的脱贫任务,巩固脱贫成果,保持教育扶贫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提高教育扶贫质量,实现无责、无政策、无援助、无监督解困的目标。坚持消除贫困与农村振兴的联系,推进灭茬工作,建立教育扶贫和农村振兴专家库,提前规划教育扶贫、教育扶贫政策和农村振兴战略,扎实推进农村教育和农村振兴,努力谱写新时期教育扶贫和农村振兴的“前进之笔”。

pt老虎机 广东11选5投注 万博体育app